古典家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古典家具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温州成人市场饱和 童装市场竞争激烈女装折扣店

发布时间:2019-08-16 18:44:48 阅读: 来源:古典家具厂家

作为最有潜力的行业之一,童装市场将受益于80后、90后父母消费观念的转变以及二胎政策等,到2015年中国童装市场规模将达到1400亿元。

根据调查显示,我国童装产业产值年增长率可达25%~30%。得益于数据以及实际情况的鼓舞,不是很景气的温州市服装行业也正大步向童装行业转进:自创品牌、以女装为主线拓展亲子装、整合儿童其他产品发展童装集成店甚至有从童装向儿童产业链发展的。

塞不下的衣柜

王虹(化名)在市区一家事业单位上班,这几天匆匆吃完中饭就往娘家赶,她要把现在已经不穿的小孩衣服转移过去。“好几大袋,一次我还搬不完。”王虹说,“衣柜里以前基本都是我跟老公的衣服,但这两年小孩一个人的衣服已经成了主角。我小孩三岁,个子长得又快,所以衣服更新速度远比我们夫妻要快的多。再加上亲戚朋友送的,有些新衣服还没有穿就直接成了‘过期产品’。”符合二胎政策条件的王虹正准备生二胎,“再加一个小孩的话,现在的衣柜肯定塞不下小孩的衣服。”

不过王虹的烦恼正在成为服装小商人吴旻(化名)的福音,她从2011年开始从事童装生意,之前做的是成人服装。“2011年那会生意超好,虽然这两年因为做童装的人越来越多,生意有所减少,但还是比以前单纯做成人衣服好很多。”吴旻对这个行业很有信心,“前两天我去逛了一趟刚开业的快时尚品牌h&m,他们的童装区被布置非常显眼,面积甚至超过了女装区。显然大牌都看好这个市场。”

不仅仅是吴旻,记者上周从市场和部分服装企业了解到,温州市有越来越多“醒悟”的服装品牌,开始尝试将触角延伸至童装业。

最后一块蛋糕怎么吃?

不少业界人士认为童装是继女装、男装之后整个服装行业争抢的最后一块蛋糕。但要怎么吃这块蛋糕,不同企业看法不同。浙江风笛服饰有限公司从2012年开始涉足童装行业,董事长冯益跃表示,风笛女装的发展已经较为成熟,为了让品牌更加多元化发展,我们选择做高端童装。在冯益跃看来,在童装领域她还是一个新人,这两年对于品牌的运营还在摸索阶段,不过市场反响还不错。在销售模式上,她将改变以往布局百货商场的传统模式,将着重在电商和粉丝经济上做营销模式的创新。

而另外的企业选择从亲子装的角度出发,温州女装龙头企业浙江雪歌服饰有限公司从今年年初开始布局童装。“我们的童装是以家庭为核心的概念,以女装为主线延伸到童装,以亲子装为主。推出以来市场反响还是挺不错的,目前在全国已经开出100家门店。”浙江雪歌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志勇表示。

有相同想法的还有以复古和骑士风格走红温州的本土品牌“d-harry”(迪哈利)。“从今年年初开始我们也拓展了童装领域,童装是未来的趋势,加上二胎政策的放开,对于童装的需求会有明显的增长。我们在女装的基础上开发了亲子装,目前我们的集成店都是以亲子装成列的,购物的客人中有两成的人会同时购买童装,说明来购物的妈妈们在为自己选购的同时也会给孩子看。”该品牌负责人叶洁表示。

对于介入童装行业较早的企业则考虑综合经营。作为温州知名童装品牌的浙江三点水童装在今年对童装产业进行资源整合,董事长陈中怀表示,今年他开始尝试品牌间的合作,将单一门店形成集成店的模式,实现资源、客户的共享。在门店里整合了包括童装在内的儿童其他产品,如童鞋、眼镜、书包、玩具、学习用品等,为购物者提供更多的选择。

而财大气粗者的想法可能更宏大一些,像作为上市企业的森马集团选择的是打通儿童全产业链。

上市企业的童装攻略

这几年在童装行业“混”得风生水起的还是要属数温州上市企业森马服饰。在森马服饰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2014年1~9月份森马服饰获得营业收入53.62亿元,同比增长8.8%;营业利润8.81亿元,同比增长22.3%;其中第三季度营收增速达到了10.3%,主要得益于森马服饰休闲服业务的回升以及童装业务的稳定增长。

温州市服装商会秘书长陈琦翔表示,童装对于森马服饰的贡献率不断在增加。森马童装品牌巴拉巴拉在原有以3~12岁中童为主的服装的基础上,推出0~3岁的婴童用品及服饰品牌minibalabala,以及专业鞋品和配饰品牌mongdodo,并拿下sarabanda和minbanda两个意大利中高端儿童服饰品牌代理权。另外,今年森马还收购了“天才宝贝”和“小小地球”两个教育品牌及相关儿童教育业务,开工建设占地200亩的集儿童娱乐休闲教育于一体的梦多多小镇。目前又在筹划森马学校,未来将形成孩子出生到长成的全产业链发展。

同样,上市企业美邦服饰也开始将业绩增长焦点锁定到童装领域。数据显示,在美邦的今年秋季订货会上,米喜迪(me&city kids)订货增长超过100%,moomoo童装增长超过200%。对于刚入行不久的美邦服饰,这一数据非常亮眼。美邦服饰副总裁刘毅表示,该公司将加大童装品牌的推广力度,力争3~5年内进入国内童装销售第一集团。

业内人士表示,与森马采用并购扩充和强化童装板块方式不同,美邦在童装业务的发力主要集中在线上与线下业务打通,对于美邦来说童装市场并非一块容易吃的蛋糕,更像一块难啃的骨头,美邦不仅需要与先飞一步的森马较量,还需与快时尚以及大量国外童装品牌争锋。

零售商出招分一杯羹

除了品牌对于童装的重视外,零售商也开始重视童装的营销模式和体验模式。在市区银泰百货,今年10月份对童装区进行了新的调整,“我们的童装不仅仅停留在销售童装,我们延伸到童趣,让妈妈带着孩子买童装的同时,小孩子有玩耍的地方。”温州银泰百货儿童区相关负责人表示。银泰百货对原来paw in paw童装品牌进行了乐园式体验店的调整,面积从原来只有100平方米不到扩大至240平方米,增加了儿童游乐区,还有观影区。

“这个品牌先作为试点,明年将会铺开。从目前的运行情况看,这样一种体验式的新模式效果还不错,人流量增加了不少。”该商场的相关人士表示。今年以来,银泰百货童装区的销售也呈现同比30%的增长。而今年5月份开业的温州一百儿童购物中心也增强了儿童业态的占比。

僧越来越多 粥的质量要保障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资金参与童装,市场的激烈竞争在所难免。这令部分业内人士感到担忧僧多粥少,部分厂家负责人都感觉今年童装没有往年那么好,亟待维护。

浙江三点水童装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中怀认为今年温州童装行业的发展相比前两年,处于相对的低迷期,不过对比休闲服等其他服装来说总算还是保持平稳。在他看来,童装的安全性应该引起业界和消费者的重视。因品类属性限制,童装安全、检验规格高等导致童装市场一直处于鱼龙混杂的状态。童装面料标准非常高,国家对童装的各项指标也均有严格的规定,童装的制作工艺与劳动成本等费用也居高不下,所以品牌童装的价格相对会较高也是有原因的。而随着竞争加剧,价格战容易导致对安全质量的冲击。

浙江省服装协会童装分会会长、浙江红黄蓝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显东也认为,从整个浙江童装行业发展中看,这两年的增长率有所下降,不过还是处于健康发展阶段,童装的总量保持着10%以上的增长。但电商、商业中心的模式对于童装终端都产生分流,如今一个童装品牌的树立并不仅仅靠进驻一家商场、打广告宣传,而是需要“回归本原”,产品才是基础,只有产品质量、安全性、舒适度等方面提高才能够让企业走得远。

实体女装品牌店赚钱吗

批发女装进货禁忌

东莞哪有尾货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