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家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古典家具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经济低迷的冬天来了企业怎么办

发布时间:2021-01-21 14:34:32 阅读: 来源:古典家具厂家

经济低迷的冬天来了 企业怎么办?

除了“经济”方面的因素,非经济方面的因素对经济运行的干扰也非常大。余斌指出,一是很多企业家往往受高增长思维惯性的影响,认为在高速增长的宏观环境下,也会出现短暂的经济“低迷”。

“如果你还是停留在某种高速增长的惯性思维中,还认为企业只需要等待就可以熬过‘寒冬’,那你就错了,春天等不来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余斌近日在出席广东清远举行的国研·斯坦福华南学友会活动暨国研·斯坦福大讲堂时,用诙谐的语调为企业家们支招、鼓劲。  国研·斯坦福大讲堂是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所属中国企业评价协会与国研·斯坦福“中国企业新领袖培养计划”联合主办,以当前国家热点政策为主题,广东清远开启了国研·斯坦福大讲堂的第一站,后续将在各地不定期举办。

余斌告诉在座的国研·斯坦福的学员企业家们,当前经济的高速增长阶段已经结束,经济发展进入相对较低增长的新常态,企业面临的困境必须通过调整、转型、升级才能解决。当日,他做了关于当前经济形势与新常态的演讲。  如何探索新增长点?市场会给出答案  对于当前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余斌用“非常复杂”来形容,他说,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矛盾和挑战很多,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在需求侧趋势性放缓的背景下,大宗商品价格下降、通缩预期增强、企业去库存和银行规避风险等因素相互叠加,使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  余斌说,从行业的角度来看,煤炭、钢铁、房地产、汽车等重要领域和行业发展均面临大幅度滑坡的压力。虽然总体经济增速尚未滑出合理区间,但部分行业、地区主要经济指标降幅较大,工业企业利润和财政收入增幅明显回落。整体而言,短期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和经济运行质量和效益明显滑坡是当前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  除了经济方面的因素,非经济方面的因素对经济运行的干扰也非常大。余斌说,过去,地方政府全力抓大项目、抓招商引资就能实现快速发展,在房地产高速发展时期,依靠土地财政和融资平台借债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城镇化步伐,成为重要抓手。  而现阶段,原有的利益机制被打破,如何实现创新发展,如何探索、发现、培育新增长点,很多地方干部感到没有思路、缺少抓手。地方政府行为中“不想干”、“不敢干”和“不会干”并存,而且这种风气有向国有企业扩散的趋势。同样,很多企业家也为摸不清未来发展的方向而感到迷茫。  对于以上问题,余斌指出,唯有市场才能给出答案,这些问题不是政府官员,也不是经济学者能简单回答的。其实,如何探索、发现和培育新增长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已为我们讲明了原则,即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  只靠等待,等不来企业的春天  余斌指出,增长阶段转换的本质是实现供给、需求在总量和结构上的再平衡。国际金融危机后,需求侧增速在宏观管理下平稳回落,在结构升级中逐步接近新的均衡水平。供给侧受高增长思维惯性、地方保护主义、银行市场化改革不到位等因素影响,调整速度缓慢,与需求侧之间形成明显缺口。尤其是重化工业需求收缩力度大,产能过剩严重。而这正是今天我们所面临问题的本质。  那么,问题是,供给侧为什么没有随着需求侧的调整而调整呢?余斌指出,一是很多企业家往往受“高增长思维惯性”的影响,认为在高速增长的宏观环境下,也会出现短暂的经济低迷。此时,企业生产经营虽然十分困难,但企业可以依靠“冬眠”消极地等待新一轮扩张,认为企业不需要任何调整,只需要等待新一轮高增长的来临。  “今天很多企业家还停留在这样的思维中。过去企业可以通过‘冬眠’解决的问题,放到今天已经行不通,因为中国的宏观经济环境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余斌提醒企业家们:中国高速增长阶段已经结束,经济发展进入相对较低增长的新常态,企业面临的困难必须通过调整、转型、升级才能解决。  二是地方保护主义。在许多地方,企业亏损已经非常严重,但地方政府仍在“保护”,它们也认为,只要能熬过去,日子仍将会好过。  三是银行市场化改革不到位。某些贷过款的企业已经严重亏损,但银行认为,只要继续“帮助”它们,企业就有起死回升的可能,就可以收回之前的贷款。  余斌说,上述这些因素阻碍了供给侧的调整,造成了供给侧与需求侧之间的明显缺口。  政策着力点应在引导过剩产能逐步退出   余斌指出,由于大量过剩产能不能有效退出,供大于求导致竞争日趋激烈和PPI持续负增长,企业利润滑坡,债务负担加重,并通过占用资金、提高贷款利率等渠道影响到其他行业的正常发展。这是当前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效益指标明显恶化的根本性原因。  他说,现阶段,我国经济处在从高速向中高速增长阶段转换的关键期、结构调整的阵痛和前期刺激政策的逐步消化期,决定了经济运行将持续承压。在这个过程中,积极引导市场预期、重视短期需求管理是必要的,可以延缓经济下行趋势,防止由减速恶化为失速,但是需求扩张空间有限,政策效果很差,通过刺激需求可能会付出高昂的代价,有些措施负作用明显。  因此,余斌认为,政策着力点应放在加大供给侧调整力度上,引导过剩产能(违规、低效)逐步退出,促进兼并重组和优胜劣汰(政府与市场)。只有当供给侧逐步作出调整,解决了它与需求侧之间形成的缺口,经济才是稳定的。  而要做到这一点,除了依靠市场机制的作用之外,还应让政府发挥作用:一是为劣势企业营造良好的通道。二是政府须按照行业规范和标准来勒令不达标企业退出。在这个过程中,余斌提醒,应更加注重风险管控,着力提高经济运行质量和效益,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  作为国内早期提出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理论的学者,余斌给出了他对中国经济新常态下的定义:经济运行度过增速换挡期、转入中高速增长阶段后的均衡状态。即完成从数量扩张到质量提升;从部门之间到部门内部的资源重新配置;从政府主导到市场主导。  在演讲的最后,余斌为在座的企业家展示了一张中美在GDP、居民最终消费率、三产占比、农业劳动力占比等方面的数据比较图,为在座企业家提振信心。他说,随着中国消费率的持续提升,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将会有大幅度的提升,而这对企业来说,这无疑意味着巨大的发展机遇。尤其是对中部地区的企业来说,发展将得以明显加快。同时,与先进欧美国家相比,中国的服务业、农业发展领域也仍有值得挖掘的巨大潜力与提升空间,如何在这些领域取得发展,都值得广大的企业家们去思考与探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