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家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古典家具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焦炭价格炼焦煤钢厂兖矿集团转型发展进行时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1:46:17 阅读: 来源:古典家具厂家

焦炭 价格 炼焦煤 钢厂 兖矿集团:转型发展进行时

在兖矿集团东滩矿的一份内部材料中,记者看到这样一组数据:家属区换热站冷凝水余热回收利用,预计每个采暖季可节约220万元;以新型高效离心式空气压缩机代替原来螺杆式空压机,预计每年可节电500多万度。

以减少的能源费用来支付节能项目全部成本,这种全新的节能方式被称为“合同能源管理”。新的领导班子调整后,兖矿集团一系列改革改制的“大动作”频频引起社会关注,其中传达出一种强烈信号:转型升级。

“三减三提”,提速提质提效益

将六采区工作面长度由180—230米,增大到230—260米,减少工作面2个、巷道4800米,减少成本支出4800万元、增收煤炭12万吨、减少安撤费用500万元……

这个发轫于兖矿集团总经理李希勇、以“减头减面减系统,提速提质提效益”为主要内容的“三减三提”活动已经在兖州煤业内部全面推行,并带来了可观经济效益。3月7日,尹明德担任兖州煤业总经理后,“三减三提”活动得到极大丰富和延伸。

“人力资源减什么提什么?财务上减什么提什么?安全生产减什么提什么?”尹明德说,“三减三提”是兖矿转型升级的一个方面,也是兖矿转型发展的坚实基础。兖矿提出吨煤成本再降低28元的目标,压力很大,但是很有希望,降本的过程,就是颠覆传统路径依赖、向创新要效益的过程,而已在6大领域、88个节点进行全面突破的“三减三提”就是一套实在管用的“组合拳”。

与兖州煤业不同,兖矿煤化工几年来一直处于“巨亏”泥淖,“煤化工何去何从?是摆在我们目前的重要课题。”兖矿煤化公司总经理褚宏春说。兖矿煤化工转型已经搞了多年,也采取了如民营化经营、内部承包等措施,但因泥淖太深转型效果并不明显,正如兖矿集团董事长张新文所说:“没有机制体制的变化和产品转型升级,小打小闹的改革没有太大作用。”

近年来,煤化公司转变思路,一方面改革改制,一厂一策落实各单位亏损整治措施。采取内部市场化的国宏公司,“锁定两头、严控中间”,通过降本降耗等深挖内潜举措,1—5月份消化掉了甲醇价格比年初测算每吨降低174元的差异。

同时,煤化公司仔细筛选市场信息,寻找“短平快”项目,以最小的投入换取效益最大化:5月24日鲁南化工节能减排项目吹风气锅炉一次点火成功,可回收利用前系统燃烧废气,年利润将达1600万元;5月15日鲁南化工15万吨丁醇项目和国宏公司10万吨DMC项目竣工……张新文对此表示:“煤化工产业说到底,思路和机制是根本,国宏的改革举措如果成功了,那么鲁南化工的改革也可以成功,我们的煤化工也就能够走出困境。”

适应未来,延伸煤炭经营概念

褚宏春认为,中国新型煤化工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推进煤炭的高效清洁利用,坚定走新型煤化工道路,作为石油化工产品的补充替代,符合国家能源发展战略,今后十年我国新型煤化工产业将迎来战略发展期,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已势在必行。

他表示,兖矿煤化工2015年将实现盈亏基本持平,在随即进入转型发展期后,坚持走本部“转调优化”、外部“高端集群”的发展策略。在本部,立足当前,发挥技术改造短平快优势,促进产业升级。以消化甲醇、醋酸为结构调整方向,推进下游产品开发,初步实现由初级化工向精细化工转变;在外部,以获取煤炭资源为基础,发展煤制油、煤制气、煤制烯烃等现代新型煤化工产业。

张新文董事长则对煤化工发展提出明确要求:要从高附加值的最终产品做起。

即脚踏实地,又仰望星空。相对于行为的低调,尹明德的思维却很“张扬”。他认为,建立在传统思维上的兖矿市场模式已不适应未来改革改制的需要,如果不探索新的经济增长模式特别是商业模式,企业就会落伍,就会搭不上国家改革的这次班车。

“探讨混合所有制的核心问题必须在产权结构上做文章,在资本上做研究,更重要的是实现企业金融化,否则是很难有出路的。”他说,“用银行贷款来支撑企业发展的时代已不可持续,用股权换资产,用资产换股权会是企业全新的商业行为。煤业公司要走向煤业金融,煤炭经营概念必须延伸。”

这些在兖矿看来较为新颖的观念,尹明德已经悄悄进行过验证。担任煤业公司总经理前,他是兖州煤业鄂尔多斯能化公司总经理,期间,他采取股权重组、资产换股权、股权换资产等形式着手进行矿井资产资本重组,仅这个公司预计2020年煤炭经营量达到一亿吨。同时,他还操作了10%入股鄂尔多斯南部铁路,拟入股30%国资委的铁路,拟参与蒙华铁路、江西的吉安到湖南湖北的铁路。

“探索以职工持股人的名义,参股集团和煤业有些项目,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他说。

大力“减肥”,期待华丽转身

一个臃肿的胖子怎会跳出轻盈的舞蹈?

2013年下半年始,兖矿采取多举措进行大力度“减肥”,仅清理外来用工、政策性内退职工就达9342人,对外开发转移职工2000多人,今年将继续裁减或转移职工3000—5000人。兖矿还成立事业发展公司分担总部部分管理职能,为公司转型升级提供优质保障服务。

从大部室改制的“瘦身”,到内部市场化的“强体”,兖矿的目标就是跳出华丽的“转型升级”之舞。

“无论产业产品结构还是资产资本结构,都需要加快调整优化,转调势在必行,早转早主动,晚调就被动,不转不调就是死路一条。”2014年年度工作会议上,张新文强调。他明确表示“转型升级”重点把握好“四个关系”:当前减亏增盈与长远转型升级的关系、产业结构优化与产品结构调整的关系、本部稳产高效与外部扩能增效的关系、产业发展与资本运作的关系。

让人怦然心动的是,兖矿“转型升级”之舞已经开辟出宽阔的舞台: 2014年,兖矿金鸡滩煤矿、转龙湾煤矿、60万吨甲醇项目建成试生产;2015年煤液化项目、石拉乌素煤矿建成试生产;2016年营盘壕煤矿建成试生产。届时,作为兖矿“一号工程”的陕蒙基地年煤炭产量达到5000万吨,化工产品产量260万吨,将成为兖矿未来发展的产业聚集区、经济增长极和利润源。

在即将出台的兖矿未来十年发展规划中,兖矿对自己的转型升级制定了“1233”的明确目标:坚持“转型发展”一条主线,依靠科级进步、改革创新两个轮子,制定2015年、2020年和2025年三步走规划,解决本部永续发展、煤制油、澳洲高效发展三个问题。

“按照‘把握趋势、精准选项、超前培植、创新发展’思路,积极拓展新能源、新材料、信息化和节能环保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打造兖矿产业‘升级版’,实现集团华丽转身。”这是张新文在兖矿最近一次规格较高的会议上对转型发展提出的清晰要求。

这个“华丽”的转身需要多久?那个曾经“华丽”的兖矿能否回来?兖矿,给人太多的期盼……

山东镀锌圆管护栏

山东饮品大全

南京弦枕

济南滴胶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