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家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古典家具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当禁鲜令之争谁的利益在飞

发布时间:2021-09-09 13:28:52 阅读: 来源:古典家具厂家

“禁鲜令”之争:谁的利益在飞

虽然这场“禁鲜令”之争被认为是以光明、三元为代表的保鲜派和伊利、蒙牛为代表的常温派之争、中国奶业协会和中国乳品工业协会之争、国际纸业和利乐公司之争,但当事方却几乎异口同声地否认了这一说法。

口水大战升级“禁鲜令”能否一刀切

自近年步入“战国时代”之后,中国乳业的口水战似乎就没有停息过:2002年的无抗奶之争、2003年的常温奶与保鲜奶营养之争及“鲜奶标识”之争。今年的焦点则是时下被称为“禁鲜令”的《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及其《食品标签国家标准实施指南》。

根而简谐运动具有对称性 mg=kx处为其平衡位置 那末对应于小球刚接触弹簧时的对称点 1定在平衡位置下方 该处加速度也为g速度大小等于小球刚接触弹簧时的速度据今年5月9日出台的《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规定,自明年10月1日起,所有乳制品包装均不得有“鲜”字,而《指南》则直接明确“只要经过任何一种加工处理就失去了生鲜的意义,即使是低温处理的巴氏杀菌奶也不能使用新鲜一词”。对于正热切期盼“鲜奶标识”出台的巴氏消毒奶主导型企业来说这无异于晴空霹雳。

由于储运、饮用便捷等优势,加上我国消费者相关知识欠缺,常温奶近年来正不断吞噬保鲜奶的阵地,目前其市场份额约占全国液态奶(酸奶除外)的70%左右。在此背景下,呼吁出台“鲜奶标根据《工业调剂升级计划(2016⑵020年)》识”曾被视为保鲜奶主导的城市型乳企的反攻之举,希望高举“新鲜、营养”大旗打赢这场翻身仗。

面对“禁鲜令”的压顶乌云,几家地方奶业协会首先在广州予以回击。12月6日,继中国奶业协会及多城市型乳企汇集北京,再度声讨食品标签对巴氏奶的禁“鲜”条款,14日中国奶业协会代表广州、上海、成都、南京等八大经过1系传纪念头构与装在丈量安装顶部的【光电编码器】连在1同地方奶业协会正式上书国家有关部门,指出《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将“生鲜”与“新鲜”两个不同含义的概念混为一谈,把“生奶”(rawmilk)等同于“鲜奶”(freshmilk)。奶业协会要求国家有关部门修改《通则》和《指南》部分条款,真正与国际接轨:凡是加工食品不得称“鲜”的执法解释必须删除;明确还原奶不得作为巴氏奶的原料。

“‘生鲜’是个表明状态的词汇,表明物质的原生状态,英语中往往用‘RAW’来表示在国际乳品行业用来表示原料奶为多,而‘新鲜’是个修饰词汇,用来表明物质的相对原生态的状态英语中用‘FRESH’来表示。”国际纸业业务拓展经理陈易告诉本报,在美1、在加油口将洁净的46#抗磨液压油加入油箱加至图2所示的液面高度国、澳大利亚、英国、日本、韩国等乳品消费大国以及香港、台湾地区,均可在巴氏低温奶上标识“FRESH”,在包括瑞典在内的北欧市场,80%以上都是巴氏低温奶,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新鲜奶”。

“乳品包装上是否该打‘鲜’字的争议是我国乳业部分术语的不规范造成的,在马尼拉等奶业不发达的国家,也存在类似的争议。”三元乳业副总经理陈历俊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表示,在发达国家和地区,没有哪一个地方的巴氏杀菌奶不允许打“鲜”字,因为消费者不会因为“鲜”字误认为牛奶处于生鲜状态,在我国台湾,牛奶广告就允许公开告之消费者鲜奶和还原奶在营养、口感等方面的差别。

利乐公司公关部汤女士回复本报采访时则表示,“关于‘生鲜’和‘新鲜’的概念,国家质检部门已给出了定义,我们无庸赘述。据我所知,在瑞典市场上,巴氏奶是没有被标上所谓的‘鲜’字的;在国外成熟市场上,UHT奶(常温奶)会明确标示出其加工工艺,也不存在挂着‘鲜’字招牌的还原奶。”她认为,《通则》是政府部门根据中国国情颁布的具有权威性、法规性的预包装食品标签标准,是整顿市场、规范竞争、保护消费者利益的一项重要举措,它适用于包括常温奶、巴氏奶在内在所有乳品企业。

“我们不便就此发表看法,但肯定会认真执行这一国家标准。”蒙牛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对本报如是说。

中国奶业协会“上书”之后,中国乳制品协会也随即召集会员企业及有关人士开会,公开支持“禁鲜令”,全国食品工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国家标准必须执行”。

据了解,西部奶业协会近期将联合西部10个省区奶业协会以及乳品厂商代表、营养专家、奶农代表以及消费者代表在成都开会,对《指南》中禁“鲜”条款给予更加猛烈的回击。

殊途难以同归 谁更贴近消费者的利益

无论是今年“顺产”的“禁鲜令”,还是去年“难产”的“鲜奶标识”,其公开目的都是维护消费者利益、规范市场竞争秩序,矛头似乎均指向奶粉勾兑的“还原奶”。从这个角度而言,时下仍硝烟弥漫的“禁鲜令”之争堪称去年“鲜奶标识”之争的续集,而“禁鲜令”的实施则无异于使“鲜奶标识”胎死腹中。

为什么一种目的却出现两种背道而驰的解决途径?面对这场不断升级的口水大战,中国乳业泰斗骆承庠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直言不讳,“是因为有商业利益在里面。高兴的是那些外国奶粉供应商、利乐等跨国无菌包装公司和本土常温奶企业,倒霉的是巴氏奶生产企业、牧场和广大奶农,消费者的利益也将受到损害。”虽然同时兼任中国奶业协会和中国乳品工业协会的名誉顾问或首席专家,在这场争议中骆承庠还是亮出了自己反对部分禁鲜条款的立场。他明确地告诉本报,“我希望‘鲜奶标识’能早日出台。”

据了解,目前巴氏消毒奶收购原奶的成本约为3500元每吨,而用进口奶粉勾兑的“还原奶”的成本不及2200元每吨。成本相差悬殊,拥有牧场的企业毫无价格竞争优势。“北方某些奶制品企业及某类专家坚持新鲜奶与还原奶没有区别,是难以服众的。”一位牧业公司负责人为此忧心忡忡,“企业为了追求利润将加大对还原奶的投资,而逐渐减少巴氏消毒奶的投资,这将影响整个奶牛饲养业的发展,奶农忍痛杀牛的悲剧可能再度上演。若干年后中国的奶牛饲养业或许消失殆尽,到那时国外跨国公司的奶粉将会把中国奶业掩埋。”

虽然这场“禁鲜令”之争被认为是以光明、三元为代表的保鲜派和伊利、蒙牛为代表的常温派之争、中国奶业协会和中国乳品工业协会之争、国际纸业和利乐公司之争,但当事方却几乎异口同声地否认了这一说法。

“‘禁鲜令’不是所谓的常温派和保鲜派之争,因为各乳品企业的产品线基本上都有低温产品和常温产品。”三元乳业陈历俊对本报说,““一刀切”式的禁“鲜”不是治本,只是治标。假如禁止巴氏杀菌奶打‘鲜’字,将对于中国乳品产业链的健康发展产生不利影响,若干年后还要重新走回来。”利乐公司则称,评价这一标准代表某种类型乳品企业的利益是狭隘和浅薄的,而且忽视了中国乳业的历史和现状。国际纸业陈易也表示这种观点有片面性,“屋顶包装仅占新鲜包装材料的非常小部分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去刻意推动,这种状态在国际市场上也如此。但消费者和行业有必要保证知情权及标准多样性。”“我们不仅仅代表了广大本地奶企、奶农的利益,也代表着消费者的根本利益,这个争议事关消费者知情权的问题。”奶业协会有关人士如是说。

如同2002年“无抗奶”的“残留是否超标”之争最后被引到“绝对有抗无抗”之争相类似,这场“禁鲜令”之争时下又正被引向“谁在生产还原奶”。从消费者教育角度来看,真理似乎应该越辩越明,但结果却是消费者在不断升级的口水战越发困惑。

不同的行业协会各自为旗下会员企业代言,本身无可厚非。但问题的关键是,谁的言论更贴近消费者的利益?占据发达国家乳品主流地位的巴氏保鲜奶在我国屡遭尴尬。如果国家有关部门在制订出台食品标准时,能够像交通安全法中“机动车负全责”条款那样在正式颁布前公开征求各界意见,也许类似“禁鲜令”出台的事后争议的现象将会越来越少。

庆阳职业装设计
庆阳职业装制作
庆阳制作职业装
宜春订制工作服